此篇文章叙述了主持教育系统重点项目相关文字、图片、最新资讯等各方面信息。

主持教育系统重点项目插图

朱智贤心理发展的主要思想

朱智贤专长儿童心理学,他几十年来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研究儿童心理学中重大的理论问题,尤其探讨儿童心理发展中关于先天与后天的关系、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教育与发展的关系,以及年龄特点与个别特点的关系等问题。朱智贤的发展心理学理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探讨心理发展的基本理论问题

朱智贤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探讨了儿童心理发展中关于先天与后天的关系、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教育与发展的关系、年龄特征与个别特点的关系等一系列重大问题。

1.先天与后天的关系

人的心理发展是由先天遗传决定的还是由后天环境、教育决定的?这在心理学界争论已久,在教育界及人们心目中也有不同看法。朱智贤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一直坚持先天来自后天,后天决定先天的观点。首先,他承认先天因素在心理发展中的作用,不论是遗传因素还是生理成熟,它们都是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生物前提,它们提供了这种发展的可能性。环境与教育则将这种可能性变成为现实性,决定着儿童心理发展的方向和内容。朱智贤不仅提出这个论点,而且还坚持开展这方面的实验研究。笔者对双生子的智力、性格的心理学研究,正是在朱智贤的指导下进行的,研究结果完全证实了朱智贤的理论观点。

2.内因与外因的关系

环境和教育不是机械地决定心理的发展,而是通过心理发展的内部矛盾来起作用。朱智贤认为,这个内部矛盾是主体在实践中,通过主客体的交互作用而形成的新需要与原有水平的矛盾。这个矛盾是心理发展的动力。有关内部矛盾的具体提法,国内外心理学界众说纷纭,国内就有十几种之多。但目前国内大多数心理学家都同意朱智贤的提法,这是因为他提出的内部矛盾揭示了这个问题的实质,初步解决了需要理论、个体意识倾向理论、心理结构(原有水平)理论等一系列的实际问题。

3.教育与发展的关系

心理是如何发展的?向哪儿发展?朱智贤认为,这不是由外因机械决定的,也不是由内因孤立决定的,而是由适合于内因的一定的外因决定的,也就是说,心理发展主要是由适合于主体内因的那些教育条件决定的。从学习到心理发展,人类心理要经过一系列的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还提出了一种表达方式:

在教育与发展的关系中,如何发挥教育的主导作用?这涉及教育要求的难度问题。朱智贤提出,只有那种高于主体的原有水平,经过他们主观努力后又能达到的要求,才是最适合的要求。如果维果茨基提出的最近发展区是阐述心理发展的潜力的话,那么朱智贤的观点则指明了挖掘这种潜力的途径。

4.年龄特征与个别特征的关系

朱智贤还指出,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质的变化会表现出一定的年龄特征。心理发展的年龄特征不仅有稳定性,而且也有可变性。在同一年龄阶段中,既有本质的、一般的、典型的特征,又有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即个别特点。

在中外发展心理学史上,对上述四个问题的分析和阐述有不少,但像上述那样统一的、系统的、辩证的论述还是第一次。因此,正如《中国现代教育家传》中所说的:“它为建立中国科学的儿童心理学奠定了基础”。

二、强调用系统的观点研究心理学

朱智贤经常说,认知心理学强调儿童认知发展的研究,精神分析学派强调儿童情绪发展的研究,行为主义强调儿童行为发展的研究,我们则要强调儿童心理整体发展的研究。

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朱智贤在《有关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的几个问题》一文中,首次提出系统地、整体地、全面地研究儿童心理的发展。他反对柏曼单纯地以生理作为年龄特征的划分标准,反对施太伦以种系演化作为年龄特征的划分标准,反对皮亚杰以智力或思维发展作为年龄特征的划分标准。提出在划分儿童心理阶段时,主要应考虑两个方面:一是内部矛盾或特殊矛盾;二是既要看到全面(整体),又要看到重点。这个全面或整体的范围是什么?朱智贤认为应包括两个部分(即认识过程和人格品质)和四个有关方面(心理发展的社会条件和教育条件,生物的发展,动作和活动的发展,语言的发展)。朱智贤的观点在当时为我国心理学界广泛引用,不少心理学家在此基础上撰写论文来加以发挥和阐述。

20世纪70年代后期,朱智贤主张心理学家学好哲学的“普遍联系”和“不断发展”的观点及系统科学(包括“老三论”──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和“新三论”──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理论)的理论。在他的一篇《心理学的方法论问题》的论文中,他反复阐明整体研究的重要性。其主要观点如下。

(1)要将心理作为一个开放的自组织系统来研究。他指出,人以及人的心理都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是在主体和客体相互作用下的自动控制系统。为此,在心理学,特别在研究心理发展时,要研究心理与环境(自然的、社会的,特别是后者)的关系,要研究心理内在的结构,即各子系统的特点,要研究心理与行为的关系,要研究心理活动的组织形式。

(2)系统地分析各种心理发展的研究类型。在对儿童与青少年心理进行具体研究之前,常常由于研究的时间、被试、研究人员以及研究装备等条件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研究类型。因此,在研究中应该系统地分析纵向研究和横断研究、个案研究与成组研究、常规研究与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的现代化研究等。

(3)系统处理结果。心理既有质的规定性,又有量的规定性。心理的质与量是统一的。因此,对心理发展的研究结果,既要进行定性分析,又要进行定量分析,把二者有机结合起来。

朱智贤本人主要是研究思维发展的,他十分重视非智力因素在思维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在他指导下,他的不少研究生选择了这个课题的研究,将智力和非智力因素作系统的处理。朱智贤主持国家级重点研究项目“中国儿童心理发展特点与教育”系统而全面地研究了中国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特点。

三、提出坚持在教育实践中研究中国化的发展心理学

朱智贤多次提出发展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问题。早在1978年,他就指出,中国的儿童与青少年及其在教育中的种种心理现象有自己的特点,这些特点表现在教育实践中,需要我们深入下去研究。

他指出,坚持在实践中,特别是在教育实践中研究发展心理学,这是我国心理学前进道路上的主要方向。他反对脱离实际地为研究而研究的风气,主张研究中国人从出生到成熟的心理发展特点及规律。他认为,中国儿童与青少年和外国的儿童与青少年有共同的心理特点,既存在着普遍性,又有其不同的特点,即具有其特殊性,这是更重要的。只有我们拿出中国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特点来,才能在国际心理学界有发言权。因此,他致力于领导“中国儿童心理发展特点与教育”的课题研究,克服了许多困难,填补了多项空白。他主张将发展心理学的基础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结合起来,也就是说,他不仅提倡在教育实践中研究发展心理学,而且积极建议搞教育实验和教学实验,主张在教育实践中培养儿童与青少年的智力和人格。

主持教育系统重点项目插图1

朱智贤心理发展的主要思想

朱智贤专长儿童心理学,他几十年来坚持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研究儿童心理学中重大的理论问题,尤其探讨儿童心理发展中关于先天与后天的关系、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教育与发展的关系,以及年龄特点与个别特点的关系等问题。朱智贤的发展心理学理论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探讨心理发展的基本理论问题

朱智贤用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探讨了儿童心理发展中关于先天与后天的关系、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教育与发展的关系、年龄特征与个别特点的关系等一系列重大问题。

1.先天与后天的关系

人的心理发展是由先天遗传决定的还是由后天环境、教育决定的?这在心理学界争论已久,在教育界及人们心目中也有不同看法。朱智贤从20世纪50年代末开始,一直坚持先天来自后天,后天决定先天的观点。首先,他承认先天因素在心理发展中的作用,不论是遗传因素还是生理成熟,它们都是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生物前提,它们提供了这种发展的可能性。环境与教育则将这种可能性变成为现实性,决定着儿童心理发展的方向和内容。朱智贤不仅提出这个论点,而且还坚持开展这方面的实验研究。笔者对双生子的智力、性格的心理学研究,正是在朱智贤的指导下进行的,研究结果完全证实了朱智贤的理论观点。

2.内因与外因的关系

环境和教育不是机械地决定心理的发展,而是通过心理发展的内部矛盾来起作用。朱智贤认为,这个内部矛盾是主体在实践中,通过主客体的交互作用而形成的新需要与原有水平的矛盾。这个矛盾是心理发展的动力。有关内部矛盾的具体提法,国内外心理学界众说纷纭,国内就有十几种之多。但目前国内大多数心理学家都同意朱智贤的提法,这是因为他提出的内部矛盾揭示了这个问题的实质,初步解决了需要理论、个体意识倾向理论、心理结构(原有水平)理论等一系列的实际问题。

3.教育与发展的关系

心理是如何发展的?向哪儿发展?朱智贤认为,这不是由外因机械决定的,也不是由内因孤立决定的,而是由适合于内因的一定的外因决定的,也就是说,心理发展主要是由适合于主体内因的那些教育条件决定的。从学习到心理发展,人类心理要经过一系列的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还提出了一种表达方式:

在教育与发展的关系中,如何发挥教育的主导作用?这涉及教育要求的难度问题。朱智贤提出,只有那种高于主体的原有水平,经过他们主观努力后又能达到的要求,才是最适合的要求。如果维果茨基提出的最近发展区是阐述心理发展的潜力的话,那么朱智贤的观点则指明了挖掘这种潜力的途径。

4.年龄特征与个别特征的关系

朱智贤还指出,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质的变化会表现出一定的年龄特征。心理发展的年龄特征不仅有稳定性,而且也有可变性。在同一年龄阶段中,既有本质的、一般的、典型的特征,又有人与人之间的差异性,即个别特点。

在中外发展心理学史上,对上述四个问题的分析和阐述有不少,但像上述那样统一的、系统的、辩证的论述还是第一次。因此,正如《中国现代教育家传》中所说的:“它为建立中国科学的儿童心理学奠定了基础”。

二、强调用系统的观点研究心理学

朱智贤经常说,认知心理学强调儿童认知发展的研究,精神分析学派强调儿童情绪发展的研究,行为主义强调儿童行为发展的研究,我们则要强调儿童心理整体发展的研究。

早在20世纪60年代初,朱智贤在《有关儿童心理年龄特征的几个问题》一文中,首次提出系统地、整体地、全面地研究儿童心理的发展。他反对柏曼单纯地以生理作为年龄特征的划分标准,反对施太伦以种系演化作为年龄特征的划分标准,反对皮亚杰以智力或思维发展作为年龄特征的划分标准。提出在划分儿童心理阶段时,主要应考虑两个方面:一是内部矛盾或特殊矛盾;二是既要看到全面(整体),又要看到重点。这个全面或整体的范围是什么?朱智贤认为应包括两个部分(即认识过程和人格品质)和四个有关方面(心理发展的社会条件和教育条件,生物的发展,动作和活动的发展,语言的发展)。朱智贤的观点在当时为我国心理学界广泛引用,不少心理学家在此基础上撰写论文来加以发挥和阐述。

20世纪70年代后期,朱智贤主张心理学家学好哲学的“普遍联系”和“不断发展”的观点及系统科学(包括“老三论”──系统论、控制论、信息论和“新三论”──耗散结构论、协同论、突变理论)的理论。在他的一篇《心理学的方法论问题》的论文中,他反复阐明整体研究的重要性。其主要观点如下。

(1)要将心理作为一个开放的自组织系统来研究。他指出,人以及人的心理都是一个开放的系统,是在主体和客体相互作用下的自动控制系统。为此,在心理学,特别在研究心理发展时,要研究心理与环境(自然的、社会的,特别是后者)的关系,要研究心理内在的结构,即各子系统的特点,要研究心理与行为的关系,要研究心理活动的组织形式。

(2)系统地分析各种心理发展的研究类型。在对儿童与青少年心理进行具体研究之前,常常由于研究的时间、被试、研究人员以及研究装备等条件的不同,而有不同的研究类型。因此,在研究中应该系统地分析纵向研究和横断研究、个案研究与成组研究、常规研究与运用现代科学技术的现代化研究等。

(3)系统处理结果。心理既有质的规定性,又有量的规定性。心理的质与量是统一的。因此,对心理发展的研究结果,既要进行定性分析,又要进行定量分析,把二者有机结合起来。

朱智贤本人主要是研究思维发展的,他十分重视非智力因素在思维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在他指导下,他的不少研究生选择了这个课题的研究,将智力和非智力因素作系统的处理。朱智贤主持国家级重点研究项目“中国儿童心理发展特点与教育”系统而全面地研究了中国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特点。

三、提出坚持在教育实践中研究中国化的发展心理学

朱智贤多次提出发展心理学研究的中国化问题。早在1978年,他就指出,中国的儿童与青少年及其在教育中的种种心理现象有自己的特点,这些特点表现在教育实践中,需要我们深入下去研究。

他指出,坚持在实践中,特别是在教育实践中研究发展心理学,这是我国心理学前进道路上的主要方向。他反对脱离实际地为研究而研究的风气,主张研究中国人从出生到成熟的心理发展特点及规律。他认为,中国儿童与青少年和外国的儿童与青少年有共同的心理特点,既存在着普遍性,又有其不同的特点,即具有其特殊性,这是更重要的。只有我们拿出中国儿童与青少年心理发展的特点来,才能在国际心理学界有发言权。因此,他致力于领导“中国儿童心理发展特点与教育”的课题研究,克服了许多困难,填补了多项空白。他主张将发展心理学的基础理论研究与应用研究结合起来,也就是说,他不仅提倡在教育实践中研究发展心理学,而且积极建议搞教育实验和教学实验,主张在教育实践中培养儿童与青少年的智力和人格。

主持教育系统重点项目插图2

读了文章主持教育系统重点项目有什么相关的感受或者感悟没,都可以联系我们叙说。